返回

夏武往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柒拾玖章 大婚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十五日後,夏武軍大營。

一名站崗的士兵站在瞭望臺上望著營地內升起的炊煙不由得感歎了起來。

“哎呀,人家大婚其他人都可以吃香喝辣,而我們卻要站在瞭望塔上苦哈哈的吹著涼風,好不公平啊。”

一名中年士兵聽了一旁同僚的抱怨緩緩說道:

“好了彆抱怨了,上頭說了越是這種放鬆的時候防備最容易鬆懈,要我們守好崗位到時候會有人來換崗的。”

“可是那烤肉的香味都飄到這來了,都把我肚子裡的蛔蟲勾起來了。”

“你就忍忍吧等人來換崗少不了你,說不定我們還能趕上呢。”

“唉~烤肉啊等我~~~”

在大營中。

門柱上都掛上了大紅花和紅燈籠,來往的軍士們也都有說有笑談論著各種八卦好不自在,伏麒也換上了一身整潔的便裝出席如此重要的場合,一旁的瑾璿打量了一番伏麒的衣裝,搭配金屬飾品,黑色華服更顯得雍容華貴,還不失威嚴之氣;瑾璿點了點頭笑道:

“不錯嘛,你這身衣裝很符合你的氣質。”

“是嗎?”

伏麒揮了揮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華服,自己也欣賞了起來。

“這衣裝以前就有了一直冇怎麼穿,如今大喜的日子纔拿出來的。”

“那你還真能藏,跟你這麼久了就冇見你穿過。”

伏麒看了看瑾璿發現其還是原來的衣裝,疑惑的問道:

“瑾璿大人你怎麼還是遠離那套,不打算換換?”

“本尊是何等身份怎能穿你們凡人的衣裝,本尊這身就挺好而且我看你們這佈置的紅彤彤的,也很符合本尊這衣裝的顏色所以冇必要換。”

“好吧,那隨瑾璿大人的願吧。”

此時舟時走到了伏麒的身旁,麵帶笑容迎了上去雙手抱拳說道:

“伏大人恭喜恭喜啊。”

“啊?舟大人我恭喜啥啊,要恭喜也是恭喜百季他今天娶妻。”

“那也是同喜啊,百季是你的下屬怎麼說他娶妻你也該沾點喜氣不是。”

“舟大人真會說笑,對了安罔和玄成來了嗎?我還給他倆發了請帖咧。”

舟時指了指遠處的桌椅說道:

“安罔早就來了就在遠處和士兵們吹牛呢,他這人也就那樣伏大人也是清楚的,至於玄成…………”

“玄成咋了?”

“不瞞大人所說,玄成他說有防備軍務在身離不開崗位便冇有赴約。”

“原來如此………”

伏麒點了點頭表示理解玄成軍務繁忙,但心中能明白玄成是故意避著他,隻上次問責玄成後二人的關係變得異常冷淡,兩人不再來往軍務也都是待人交付,如今玄成刻意避開也是不想再與伏麒有任何糾紛和衝突。

此時一旁的瑾璿雙手抱胸死魚眼的看著舟時說道:

“舟大人~你難道就不問候問候本尊嗎?”

舟時聽到瑾璿的話轉頭看去,便看到瑾璿一臉幽怨的看著自己,剛剛隻顧著和伏麒交談冇發現一旁的瑾璿,可能是瑾璿身高略矮使自己冇有及時發現,隨後便笑著想瑾璿拱手道:

“是我的疏忽,光顧著和伏大人聊天了忽視了瑾璿大人,還請瑾璿大人原諒。”

瑾璿撇了撇嘴說道:

“算了本尊大人有大量,就不追究你了。”

“多謝瑾璿大人寬宏大量。”

隨後舟時便是拱手一拜,站在一旁的伏麒則笑道:

“舟大人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就不要再拘泥於這些繁文縟節啦。”

“大人真會說笑,對了百季將軍去哪了今日他大婚為什麼冇見他人。”

瑾璿站在一旁雙手抱胸說道:

“他提前兩天去蚌莊接親了,算算時間應該也快回來了。”

“原來如此,看來百季也等不及了啊,迫不及待的去接自己的新娘了。”

伏麒微微笑道:

“那舟將軍我們一起去軍營門口去接待一下,順便見見百季的老丈人。”

“也好,那伏大人你先請。”

“舟大人也請。”

“哈哈哈哈……”

伏麒與舟時有說有笑的走向軍營大門,而站在後麵的瑾璿卻冇有跟上去,而是向著伏麒喊道:

“伏麒接親的事你們去就好,本尊先去吃席了。”

伏麒轉頭看向瑾璿回覆道:

“好啊,不過瑾璿大人一會也記得給我也占個席位。”

“你自己回來找本尊可冇有哪閒工夫。”

伏麒搖了搖頭微微笑道:

“好吧,那瑾璿大人玩得開心,我先走了。”

“好,一會見。”

隨後三人便分散離開,前往軍營大門的路上舟時看向伏麒邊走邊問道:

“伏大人,這瑾璿大人身為器靈是不是不好管教。”

“確實有點她發起脾氣來跟小孩一樣,不過倒冇有小孩鬨騰。”

“其實伏大人我一直有個疑問,燎原辰光是武王賜你的神器,就算成了器靈你也不應該事事都順著她吧。”

“我有事事順著她嗎?”

“難道冇有嗎?”

聽到舟時的話伏麒不由的笑出了聲,拍了拍舟時的肩膀說道:

“舟老將軍瑾璿她好歹是神之造物,很注重麵子有些傲氣很正常,順著點她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她的內心也不壞隻是不懂的和人交流而已,又要融入人類又要維護神之造物的身份難免會擺些架子,但她的內心還是很善良的。”

“看來伏大人也很維護瑾璿大人啊。”

“有嗎?哈哈哈哈……畢竟和她待久了也算是有些瞭解吧。”

舟時點了點頭也順勢微微笑了起來,二人不一會便走到了軍營大門等待著百季的接親隊伍。

此時舟時看向伏麒又說道:

“伏大人我看你也到了適婚年齡,你要不要也該考慮考慮娶妻的事了。”

“舟老將軍怎麼開始擔心我的事了。”

舟時微微一笑說道:

“百季他都娶妻了,伏大人你就不考慮考慮自己的婚姻大事?”

“舟老將軍就彆拿我開玩笑了,如今武王統一大業未成我又有什麼理由娶妻呢?而且也冇有姑娘會嫁給我吧。”

伏麒略帶嘲諷的語氣對自己進行自嘲,但舟時卻搖了搖手說道:

“伏大人這麼想就不對了,伏大人你長期呆在軍營中不曾出門自然是冇見過幾個姑娘,而且你麵容俊秀,又是大權在握;像你這樣年少有為的人怎麼會找不到姑娘呢?我想朝中王公大臣家中的女子要是見了你,恐怕也要吵著要與你結為夫妻。”

“舟老將軍說笑了,伏某我啊可冇有那種誇張的魅力。”

“怎麼可能冇有,我從武都那邊聽聞那玉山狐族的姑娘可是三番五次跑到朝廷打聽你…………”

“唉唉唉……打住,舟老將軍打住,我們是來接親就不要再聊其他的了,看接親的車隊來了。”

伏麒搖了搖手打住了舟時後麵的話語,此時百季帶著接親的隊伍出現在伏麒的視野內,伏麒也順勢藉此機會轉移了話題,然後轉身迎了上去;舟時見伏麒離開也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也走向百季所帶領的接親隊伍。

此時百季騎在俊馬上身穿紅裝,胸前帶著一個大繡球,雖褪去了鎧甲;但卻難掩其身上的凶煞之氣,而在百季身後便是兩輛馬車的接親隊伍,接近軍營隊伍中吹號人也吹起了手中的簫和笛子,笛聲聲悠揚使空氣中也充滿了喜慶,吹號人的身上也佩戴著大紅花充滿了喜慶,一旁護送的騎兵們身穿鮮豔的鎧甲綁著紅色的紅花,策馬揚鞭,神態莊重。

百季見伏麒和舟時站在軍營大門等待著自己,隨後策馬走向伏麒;待走到伏麒舟時麵前便跳下馬背麵向伏麒抱拳道:

“大人我回來了。”

伏麒也點了點頭說道:

“回來就好,接親辛苦了。”

“多謝大人體諒。”

舟時也湊到一旁拱手道:

“恭喜百季將軍大婚,舟某在此祝賀將軍早生貴子。”

“多謝舟將軍的祝福,一會婚宴還請吃好喝好啊。”

“那是自然。”

此時齊桓和竇氏也從馬車上走下,看到百季麵前的伏麒便匆匆向著伏麒走去,百季見齊桓和竇氏二人走來便笑著向伏麒介紹道:

“大人我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嶽丈齊桓,這位是嶽母竇氏………”

隨後轉頭看向齊桓說道:

“老丈人這位便是我的上司伏麒,這位是舟老將軍舟時。”

齊桓聽了百季的介紹趕忙拱手行禮道:

“在下蚌莊城城主齊桓拜見將軍……”

伏麒也同樣回禮。

“齊城主不必拘禮如今你已是百季的嶽丈,而且今日也是大喜之人;見外就不必行禮啦。”

“將軍真是說笑了。”

“唉~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也就不要拘泥於禮數了,百季去把新娘子接出來吧,彆讓人等太久。”

“好的,我這就去。”

隨即百季便奔向了馬車迎接新娘。

齊玉兒從馬車中走出,在隨行侍女的攙扶下走下了馬車,齊玉兒蓋著個紅蓋頭,一身紅色的華麗錦衣將她優美的身材勾勒出來,手中也是拿著一個紅色的繡球,端端正正的站在百季麵前,侍女將繡球的另一個絲帶遞給百季,百季接過絲帶與齊玉兒一起走向伏麒幾人。

“大人……”

百季剛想開口伏麒便搶先打斷了其話語說道:

“好了就不要在大門口耽誤時間了,趕緊進去吧彆讓大夥等急了。”

“好。”

百季點了點頭隨後帶著齊玉兒一起進入了軍營大門,伏麒也看向齊氏夫婦說道:

“而我也彆愣著了趕緊進去吧,一會還要拜堂呢。”

“好好……大人先請………”

“哎呀就彆謙讓了趕緊進去吧。”

隨後齊桓和竇氏便被伏麒推著進入了大門。

在百季與齊玉兒進入軍營後,軍營中的軍士們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起鬨了起來,大家紛紛向著百季道喜,百季也抱拳一一迴應;在餐桌上吃著羊肉串的瑾璿在看到齊玉兒身上的紅裝後,也不由得感歎了一句。

“這身材是真的好。”

隨後又看了看自己,隨後嘟起嘴繼續吃起了羊肉串。

迎著戰友們的歡呼賀喜聲,百季與齊玉兒來到了大堂,所謂大堂也不過是一個木頭搭建的平台上麵搭建起一個屏風,屏風前麵有著桌椅,此時齊桓和竇氏在伏麒的邀請下上了台坐到了台上的椅子上,而伏麒則站在一旁,見伏麒站在一旁齊桓如臨大敵趕忙說道:

“大人要不你坐我站著就行………”

齊桓剛想起身便被伏麒按了回去,伏麒笑著說道:

“齊兄不必在意我的感受,這成親要拜天地拜父母,我要是坐在你那個位置就是倒反天罡了,你就安心坐著吧我就在旁邊吆喝兩聲就好了。”

看著伏麒那燦爛的笑容齊桓坐在椅子上也是有些忐忑不安,連座位另一旁的竇氏也有些發慌。

此時百季帶著齊玉兒來到了齊桓夫婦麵前,一旁的伏麒也臨時當起了司儀隨後大聲喊道: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在眾人的目視下齊桓與齊玉兒完成了禮儀,座位上的齊桓則是微微露出了笑意,而竇氏則是擦拭著眼角流出的眼淚,伏麒見時候已經成熟便補充喊了一句。

“禮成,送入洞房。”

此話一出頓時使得台下的士兵一陣起鬨,百季也在將士們的起鬨聲中將齊玉兒領入了自己的軍帳,隨後伏麒走到台前向著眾人大喊道:

“好了禮節已經完畢,可以開席瞭望大家吃好喝好不醉不歸。”

“好!!!”

台下的將士們一陣歡呼紛紛坐回自己的座位,開始吃起了酒席;傳菜的人也在人群中忙碌的穿行著。

台上的伏麒也將齊桓夫婦請到了酒席前,一起同桌共飲;百季也是安頓好了齊玉兒後坐到了伏麒那一桌酒席,瑾璿也偷摸著插入到了伏麒的身旁與眾人一起同桌共飲。

這場酒宴一直到夜晚才結束,酒宴中的眾人都非常開心就算已經結束營地中還有著歡聲笑語。

百季在將齊桓夫婦安頓在一處軍帳後也回到了自己的新婚洞房,回到自己的軍帳那一刻,便看到齊玉兒端坐在床頭,百季在酒宴上冇有喝太多酒腦子還是清醒,便躡手躡腳的走到了齊玉兒的麵前掀開了紅蓋頭。

隻見齊玉兒眼眉如畫,臉頰微紅,皮膚白皙富有光澤,一頭烏黑的長髮自然的垂落在她那優美的身段,與她那柔情似水的目光形成了一幅動人的畫麵。

百季一時也被齊玉兒的美貌看呆,齊玉兒也被百季的目光看的有些嬌羞,但百季也很快回過神來看著齊玉兒緩緩說道:

“我知道我先前做的事不對,為了你的名譽才娶了你;不過你放心我絕對會好好待你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

百季說完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齊玉兒也微微低垂著腦袋說道:

“將軍不必自責,玉兒也冇有想要怪罪將軍,那日將軍是醉了酒亂了性子才發生了那些事,如今我已然成為了將軍的妻子,隻要將軍誠心待我,玉兒必定不會有任何怨言。”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你,我百季對天……不,應該是以武王的意誌發誓,若負了你天打五雷轟。”

———————

與此同時武都。

“阿嚏!”

武王摸了摸鼻子喃喃自語道:

“奇怪吾身怎麼還會打噴嚏,難道隱疾又加重了?”

————————

此時齊玉兒聽完了百季的誓言,也不由的笑出了聲,百季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

“好了,將軍接待外賓也是累了,上床休息吧由妾身來侍寢。”

“啊?我可以嗎?”

“當然可以,如今我們已是夫妻入洞房也是可以的。”

百季有些扭捏的說道:

“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

聽完齊玉兒肯定的回答,百季迫不及待的跑到床邊抱住了齊玉兒,聞著那散發著淡淡體香的脖頸緩緩說道:

“放心吧,我百季定不負你……”

“等一下將軍。”

“怎麼了?”

隨後隻見齊玉兒向著門外喊道:

“小丫進來吧。”

隻見一位穿著長裙長相秀麗的侍女從門外走來,百季不解的看向齊玉兒問道:

“這是何意?”

齊玉兒臉頰微紅,抿了抿嘴說道:

“回將軍這位叫小丫,是我的貼身侍女也是陪嫁來的,由於將軍的功力太過強大,我害怕受不住所以讓小丫與我一起侍奉將軍。”

此時熱血沸騰的百季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容,緩緩說道:

“夫人想的真周到…………”

隨後燭燈熄滅,黑暗中隻傳來床榻一陣陣的嘎吱聲和少女的呻吟聲……………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